<strong id="ha4za"><track id="ha4za"></track></strong>

<li id="ha4za"></li>

    <progress id="ha4za"><track id="ha4za"></track></progress><em id="ha4za"><object id="ha4za"></object></em>
    <tbody id="ha4za"></tbody>
    <rp id="ha4za"><ruby id="ha4za"><u id="ha4za"></u></ruby></rp>

  1. <progress id="ha4za"><track id="ha4za"><video id="ha4za"></video></track></progress>

      關注我們
      荊楚網 > 即時新聞

      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上對中國的惡意誹謗與事實真相

      發布時間:2021年11月06日08:14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11月5日電

      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上對中國的惡意誹謗與事實真相

      引言

      一段時間以來,美方在病毒溯源問題上針對中國炮制了種種謊言謠言,早已多次被中方和國際社會以詳細事實和數據打臉。迄今已有80多個國家,300多個政黨、社會組織和智庫以各種方式反對溯源問題政治化。

      近日,美國情報部門發布所謂新冠病毒溯源問題解密版報告,繼續罔顧科學溯源規律,影射“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指責中方缺乏透明度、阻撓國際調查。溯源是一個科學問題,美方動用情報部門搞溯源,將早已遭到批駁的低劣謊言披上情報“馬甲”反復翻炒,真實目的就是妄圖混淆視聽、蒙騙世人,繼續搞“有罪推定”,政治操弄溯源問題,對中國甩鍋推責、打壓遏制。

      我們根據美方所謂調查報告以及各方公開材料,再次逐條列出美方在病毒溯源問題上炮制的種種惡意誹謗,將事實真相昭告天下,讓“政治溯源”和“情報溯源”的陰謀詭計無所遁形。

      第一部分

      美方在溯源問題上對中國的惡意誹謗及事實真相

      美國罔顧科學和事實,一再編造謊言,對中國進行抹黑指責。中方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果斷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采取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硬核”防控措施,有效阻斷病毒傳播鏈條。中方秉持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理念,第一時間向國際社會通報疫情信息,毫無保留同各方分享防控和救治經驗,力所能及地提供抗疫援助,并率先開展全球規模最大的疫苗合作行動,為世界公共衛生安全作出突出貢獻。中國始終秉持科學態度積極參與全球科學溯源合作,先后兩次邀請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來華開展病毒溯源研究,為人類最終戰勝疫情作出中國貢獻。

      一、關于美方聲稱新冠肺炎聚集性病例最早在武漢出現

      惡意誹謗1:新冠肺炎聚集性病例最早出現在2019年12月的中國武漢。

      事實真相:越來越多線索、報道和研究表明,新冠肺炎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點出現。美國疫情發生時間早于官方確認病例時間。意大利檢測機構報告顯示,病毒甚至有可能早在2019年夏末就已開始傳播。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向武漢市江漢區疾控中心報告不明原因肺炎病例。2020年1月3日,中方開始定期向世界衛生組織、包括美國在內的有關國家以及中國港澳臺地區及時、主動通報疫情信息。

      2021年1月,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專家組調查表明,沒有證據顯示2019年12月武漢疫情暴發前的幾個月有較大規模的新冠疫情傳播。2019年10月、11月武漢不太可能發生一定規模的新冠病毒感染疫情。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對2020年前3個月采集的逾2.4萬名美民眾血液樣本的分析顯示,新冠病毒于2019年12月即在美出現,比官方首次確認發現病例提前數周。

      https://www.nih.gov/news-events/news-releases/nih-study-offers-new-evidence-early-sars-cov-2-infections-us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與華盛頓大學合作的研究表明,從2019年12月下旬開始一直持續到2020年2月的呼吸道癥狀和疾病患者數量明顯增加,表明新冠病毒在臨床意識和檢測能力具備之前就已經在美國社區傳播。

      https://newsroom.ucla.edu/releases/covid-may-have-been-in-la-as-early-as-december-2019

      2020年3月,美國疾控中心時任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在美眾院聽證會上公開承認,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實際上感染的是新冠肺炎。美方并表示將就此在全國進行“全面回溯性調查和研究”。

      2020年5月,美國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邁克爾·梅爾哈姆表示,自己可能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檢測結果也顯示其體內的抗體已存在相當長時間。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6192464336468320&wfr=spider&for=pc

      2020年5月,《今日美國報》報道,美國佛羅里達州171個新冠肺炎患者早在2020年1月就出現了相關癥狀,所有人均無中國旅行經歷,比該州官方報告的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出現時間提前了兩個月。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20/05/05/patients-florida-had-symptoms-covid-19-early-january/3083949001/

      2021年6月,“醫療新聞網”報道,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美國9個州常規獻血存檔樣本新冠病毒檢測抗體有106份呈現陽性反應,其中84份具有中和活性。

      https://www.news-medical.net/news/20210621/Study-shows-that-COVID-19-was-present-in-five-states-in-December-2019-even-before-the-first-reported-case-in-China.aspx

      2021年7月,美國農業部官網發布消息稱,其下屬的動植物衛生檢驗局近期完成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伊利諾伊州、密歇根州、紐約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在2020年1月至2021年收集的481個北美白尾鹿動物樣本中,有33%檢測到新冠病毒抗體,其中密歇根州采集的樣本中67%檢測出了抗體。這是首次在野生動物中檢測到新冠中和抗體,抗體的存在證明美國有大量白尾鹿早已感染過新冠病毒。上述研究還顯示,在2020年1月之前收集的143個白尾鹿樣本中,有1例檢測到新冠病毒抗體。這意味著,早在2019年,美國白尾鹿種群內就已出現了新冠病毒感染。

      https://www.aphis.usda.gov/aphis/newsroom/stakeholder-info/stakeholder-messages/wildlife-damage-news/deer-sars

      2021年8月,美國加州《圣何塞信使報》發表獨家報道,披露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甚至11月已在美國傳播,并在2020年1月初導致多人死亡。這些早期死亡病例分布在美國不同州,有些地方位置偏遠,當地人與中國很少有往來。專家表示,需要對美國本土的早期死亡病例進行更深入的分析。

      https://www.mercurynews.com/2021/08/22/exclusive-first-u-s-covid-deaths-came-earlier-and-in-different-places-than-previously-thought/

      美國《棕櫚灘郵報》和《邁阿密先鋒報》都曾披露,佛羅里達州衛生部網站曾發布當地2020年1月和2月出現新冠肺炎癥狀或新冠病毒檢測結果為陽性的171名患者數據,然而這些數據一度被莫名其妙地刪除。

      https://www.palmbeachpost.com/news/20200506/coronavirus-florida-without-explanation-state-puts-early-symptom-data-back-online

      https://www.miamiherald.com/news/coronavirus/article242851256.html

      美國社交媒體上有大量發布于2020年前半年的帖文顯示,有超過200位來自美國或與美國有密切關聯國家的人表示早在2019年11月左右,他們自己或者別人就已經感染了疑似新冠病毒的疾病,這些人都是實實在在的外國網民。

      菲律賓前駐美國使館新聞官帕格里納萬在其新書《疫苗治不了種族主義病毒》中詳細列舉了新冠病毒在美暴發的時間表,判斷美國新冠病毒的起始時間是2019年6月,隨后傳播到世界各地。

      2021年9月,中科院預印本平臺(ChinaXiv)發布一項基于大數據建模分析的新冠肺炎疫情起源時間研究。研究人員依據傳染病傳播模型和大數據分析的方法,建立優化模型,基于已公開數據對美國東北部12州和中國武漢市、浙江省等地的疫情起源時間進行了推斷。研究結果顯示,對于美國東北部這12州,新冠肺炎疫情首例感染發生概率50%的日期多數位于2019年8月到10月,最早是羅得島州的2019年4月26日,最晚是特拉華州的2019年11月30日,均早于美國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確診日期2020年1月20日。計算結果表明,美國新冠肺炎疫情較大概率于2019年9月前后已開始流行。

      http://chinaxiv.org/abs/202109.00058

      ◆2020年11月,意大利米蘭國家腫瘤研究所與米蘭大學等機構發表了對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期間采樣的959份血液樣本進行新冠病毒血清抗體檢測的結果,陽性率達11.6%,其中2019年9月采集的樣本有23例呈陽性。

      https://www.istitutotumori.mi.it/pagina-articolo/-/asset_publisher/QdaLDEjXASJj/content/covid-19-studio-su-cittadini-asintomatici-rivela-anticorpi-del-virus-sars-cov-2-nel-periodo-pre-pandemico-in-italia

      https://www.scienzainrete.it/articolo/nuovo-studio-rivela-sars-cov-2-giro-litalia-dallestate-2019/luca-carra/2020-11-14

      2021年1月,意大利新聞機構《當地意大利》報道,2019年11月,一名意大利女性的皮膚活檢樣本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原位雜交反應性。

      https://www.thelocal.it/20210112/italys-new-patient-1-identified-milan-woman-had-coronavirus-in-november-2019/

      2021年7月,意大利米蘭大學等機構進行樣本檢測時,在156個病例中發現13個病例存在新冠肺炎感染的分子證據,其中11個病例樣本采集于2019年8月至2020年2月,早于意大利官方宣布的新冠疫情暴發時間。此外,2019年9月12日,意大利麻疹病人留存的尿液樣本中發現新冠病毒核酸陽性,測序結果已上傳公開數據庫。這意味著新冠病毒可能于2019年夏末就已在意大利傳播。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883274

      ◆2020年5月,法國醫學期刊《國際抗菌劑雜志》刊登題為《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國傳播》的論文。研究人員選取14個2019年12月2日至2020年1月16日期間流感疾病重癥監護室病例,于2020年4月重新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發現一名42歲男子的樣本呈陽性。該病例與中國缺乏關聯,且在發病前沒有外國旅行史,表明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國傳播。另據公開消息顯示,2019年12月中旬法國中和抗體的流行率增加,2019年12月法國一個咯血患者的咽拭子樣本經檢測為新冠病毒RNA陽性。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24857920301643

      ◆2020年6月,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發布公告稱,該校腸道病毒小組的研究人員在2020年1月15日的廢水樣本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的存在。

      https://www.ub.edu/web/ub/en/menu_eines/noticies/2020/06/042.html

      二、關于美方誣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泄漏新冠病毒

      惡意誹謗2: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可能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以下簡稱“武漢病毒所”)直接相關。

      事實真相: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與武漢病毒所毫無關聯。

      ◆2020年5月和8月,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分別接受中國國際電視臺(CGTN)和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專訪,表示新冠病毒由武漢病毒所泄漏的說法“完全是無中生有”,該所此前“沒有接觸過、研究過或者保存過”新冠病毒。

      https://news.cgtn.com/news/2020-05-23/Exclusive-with-head-of-Wuhan-Institute-of-Virology-Let-science-speak-QJeOjOZt4Y/index.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iIQJnEiBXY

      https://www.nbcnews.com/news/world/inside-wuhan-lab-center-coronavirus-storm-n1236254

      ◆2021年3月,武漢病毒所發表聲明表示,2019年12月30日之前,該所未接觸過2019新型冠狀病毒。

      http://www.whiov.cas.cn/tzgg_160286/202103/t20210323_5981805.html

      ◆國際科學界權威人士已多次駁斥了所謂“武漢實驗室泄漏論”。

      2021年2月,在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型冠狀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新聞發布會上,外方組長安巴雷克表示,專家組與中方相關人員進行了深入坦誠的討論,并詳細了解了武漢實驗室的管理情況、工作規范及近期病毒研究情況,認為“武漢實驗室泄漏”引發疫情極不可能。

      https://mp.weixin.qq.com/s/r-S0Hlq-HchuJvV-gJBWvw?

      ◆已與武漢病毒所合作長達15年的美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采訪時表示,武漢病毒實驗室尚未擁有引發新冠肺炎疫情的病毒,所以病毒源于武漢實驗室是不可能的。

      https://edition.cnn.com/videos/tv/2020/04/26/exp-gps-0426-daszak-int.cnn

      2021年6月,美國彭博社報道,曾在武漢病毒所進行為期數月的訪學工作的澳大利亞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表示,她對中國境外一些媒體對武漢實驗室的描述和對中國科學家的攻擊感到震驚。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6-27/did-covid-come-from-a-lab-scientist-at-wuhan-institute-speaks-out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videos/2021-06-28/last-foreign-wuhan-lab-scientist-video

      2021年7月,24名國際知名專家在《柳葉刀》上發表論文指出,目前沒有任何科學證據支持新冠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泄漏的理論。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科學家在歐洲科學數據共享平臺Zenodo上發表預印本文章,指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新冠病毒來自于武漢實驗室”,“沒有證據表明任何早期的病例與武漢病毒所存在聯系”,“沒有證據表明在大流行之前,武漢病毒所擁有或研究過新冠病毒的祖先”。

      ◆2021年8月,美國、加拿大、英國、中國、澳大利亞和奧地利等國的21名病毒學家在《細胞》雜志發表論文,結論是“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早期新冠肺炎病例與武漢病毒所有任何聯系,也沒有證據表明該所在疫情大流行前擁有或研究過新冠病毒的祖先”,病毒更可能從動物宿主傳播至人類,且“新冠病毒具備此前人畜共患事件的數個特征”。

      ◆2021年9月,英國《自然》雜志的預印本平臺“研究廣場”登載的一項研究顯示,在老撾北部某些洞穴中棲息的菊頭蝠所攜帶的冠狀病毒與新冠病毒具有共同關鍵特征,這表明自然界存在與新冠病毒密切相關的病毒。論文顯示,科研人員從棲息于老撾北部某些洞穴的上述菊頭蝠身上采集了樣本,并在這些樣本中發現了3種與新冠病毒受體結合域(RBD)高度相似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人員指出,代號為BANAL-52、BANAL-103和BANAL-236的病毒是“迄今已知的與新冠病毒最接近的”蝙蝠冠狀病毒。其中BANAL-236病毒具有與新冠病毒幾乎相同的RBD。論文作者之一、巴斯德研究所病原體探索領域的負責人馬克·艾利奧特說,這3種蝙蝠冠狀病毒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頭,并可能構成直接傳播給人類的實質風險。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2596-2

      https://www.researchsquare.com/article/rs-871965/v1

      ◆2021年6月,美國國務院前助理國務卿克里斯托弗·福特發表公開信,揭露美國務院軍備控制、核查和合規局(AVC)炮制散播“實驗室泄漏論”的過程。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初,在時任美國務卿蓬佩奧授意下,美國務院政策規劃辦公室余茂春指使分管AVC的助理國務卿幫辦托馬斯·迪南諾和顧問大衛·阿舍繞過生物科學和生化武器專家評估,持續向美國務院各部門宣揚“新冠病毒系中國政府故意釋放的生物武器”等不實論斷。在福特數次發郵件提醒兩人必須組織科學家進行認真評估后,AVC于今年1月召開專家會議。參會專家在會議現場指出了相關文件的關鍵錯誤。福特隨后給多名國務院高級官員發郵件通報會議情況,指出AVC有關論斷存在重大問題。據福特推斷,美國務院高層可能因此在當年1月15日發表的“情況說明:武漢病毒所活動”中沒有提及“生物武器論”,轉而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源自實驗室意外泄漏”的猜測性說法。

      惡意誹謗3:武漢病毒所人員曾在野外采集病毒樣本時意外感染。3名武漢病毒所員工曾于2019年11月染疫。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的職工和研究生至今無一人感染新冠病毒。

      ◆2021年3月,武漢病毒所發表聲明表示,迄今為止,該所職工和研究生保持零感染。

      http://www.whiov.cas.cn/tzgg_160286/202103/t20210323_5981805.html

      ◆西方媒體關于“武漢病毒所3名研究人員曾于2019年11月到醫院就診,癥狀與新冠病毒感染一致”的報道完全是無中生有。中方多次要求質疑者公布這3人的姓名,以便讓事實水落石出,但至今無人提供。

      http://english.scio.gov.cn/pressroom/2021-07/25/content_77650203.htm

      ◆2021年6月,美國彭博社報道,曾多次在武漢病毒所訪學的澳大利亞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表示,到2019年底,她在武漢病毒所認識的人都沒有生病。安德森還表示,2019年12月,許多武漢同事到新加坡參加會議時,也沒有人討論過實驗室有任何“疾病”蔓延的情況。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6-27/did-covid-come-from-a-lab-scientist-at-wuhan-institute-speaks-out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videos/2021-06-28/last-foreign-wuhan-lab-scientist-video

      惡意誹謗4: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管理“不科學”,存在“安全漏洞”。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是中法政府合作項目,具有嚴格的防護設施和措施。

      ◆作為生物安全防護等級最高的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自2018年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病原體泄漏和人員感染事故。武漢P4實驗室按照國際要求和國家標準設計、建設和運行,不僅具有穩定可靠的生物安全防護設施,還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生物安全管理體系和一支專業化支撐管理和維護人員隊伍。武漢P4實驗室的硬件設施、管理水平、人員隊伍、工作方式和目前世界上安全運行的其他P4實驗室是一樣的。

      惡意誹謗5:衛星圖像顯示,2019年10月,武漢中南醫院、湖北省婦幼保健院等幾所醫院的停車場內車輛數量比2018年同期增加不少,同時段內百度搜索“咳嗽”“腹瀉”等詞數量猛增,因此新冠肺炎可能2019年8月末就開始在武漢傳播。

      事實真相:相關推論純屬主觀臆斷,所依據的例證并不能得出相應結論,有關報道及研究均十分荒謬。

      ◆世界衛生組織對此回應稱,不能對醫院停車場汽車數量的變化做過多解讀,并“跳躍”兩三個推論,將此同新冠肺炎疫情相聯系。

      ◆中國百度公司對此問題回復,并配上一張指數圖表。圖表顯示,“咳嗽”“腹瀉”等搜索量與往年并沒有明顯變化,2019年12月左右“腹瀉”搜索量還有輕微下降。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防控新冠肺炎高級別專家組專家曾光撰文表示,該研究是對大數據流行病學的典型誤用,在諸多方面都十分荒謬。一是時間上荒謬。該研究根據停車場車流量和百度搜索數據把新冠病毒傳播的時間推至2019年8月,武漢軍運會在當年10月召開,若8月病毒已傳播,當時世界各地來參加軍運會的軍人不可能沒有感覺,美國軍人還曾因病在當地醫院就醫,更不可能沒有察覺。二是對病癥的了解荒謬。該研究中以湖北省婦幼保健院的數據為主要證據之一,該院為武漢市主要的兒科醫院,但新冠肺炎的主要感染人群并不是兒童,兒童感染率相對較低。三是以“咳嗽”和“腹瀉”為搜索關鍵詞很荒謬。新冠肺炎患者早期有咳嗽癥狀的不少,但早期有腹瀉癥狀者并不多,且癥狀最終都會變成肺炎。若2019年8月病毒已傳播,為何如此長的時間這些癥狀都沒有轉化成肺炎?

      惡意誹謗6:武漢病毒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只有約300碼(約0.27公里)。

      事實真相:距離華南海鮮市場約300碼的是武漢市疾控中心。武漢病毒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十幾公里,中間還隔著長江。

      惡意誹謗7:美國國會眾議院外委會共和黨領袖麥考爾曾發表針對武漢病毒所的調查報告,稱武漢病毒所曾發布價值6.06億美元的空調系統翻新合同,這份合同讓人懷疑疫情前空調系統能否正常工作。

      事實真相:這份合同的實際價值是606,000美元,麥考爾報告出現關于數據小數點的低級錯誤,并被不負責任的美國主流媒體照搬傳播,暴露出美方倉促捏造憑據,缺乏獨立嚴謹的專業精神。

      ◆麥考爾報告還將武漢病毒所其他6個項目經費夸大100倍或10倍。比如報告中武漢病毒所鄭店園區安保服務、P3實驗室及實驗動物中心維保、危廢處理系統改造工程費用分別為130萬美元(約830萬人民幣)、40.13萬美元(約合260萬人民幣)和152.13萬美元(約合986萬人民幣),而實際數額為83萬人民幣、26萬元人民幣和98.6萬元人民幣。

      麥考爾的“研究人員”在引用相關數據時,去掉了中方數據中的小數點,由此導致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美國《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在未做事實核查基礎上,引用、擴散共和黨報告錯誤內容。

      惡意誹謗8:美國國防部主要承包商內華達山脈公司曾發布報告稱,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的核心依據是2019年10月中旬,武漢病毒所周邊道路設置了大量“路障”。

      事實真相:美國《野獸日報》網站通過列舉事實指出,所謂“路障”實際上與武漢病毒所周邊道路工程有關,武漢病毒所附近的交通并無異樣。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pentagon-contractors-report-on-wuhan-lab-origins-of-coronavirus-is-bogus

      惡意誹謗9:武漢病毒所曾與中國軍方合作開展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從未與包括中國軍方在內的任何其他方面合作開展過冠狀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2021年7月,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武漢病毒所沒有開展過冠狀病毒增益功能研究,沒有所謂的人造病毒。

      http://english.scio.gov.cn/pressroom/2021-07/25/content_77650203.htm

      ◆2021年6月,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表示,其實驗室從未進行或合作進行過增強冠狀病毒毒性的“功能增益”實驗。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14/world/asia/china-covid-wuhan-lab-leak.html

      ◆2021年6月,曾在武漢病毒所工作的澳大利亞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表示,沒有證據顯示武漢病毒所搞“病毒功能增益實驗”。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6-27/did-covid-come-from-a-lab-scientist-at-wuhan-institute-speaks-out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videos/2021-06-28/last-foreign-wuhan-lab-scientist-video

      惡意誹謗10:武漢病毒所通過與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巴里克合作,已掌握“無痕合成技術”,在人工干預病毒基因重組時“隱藏”改造標記。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從未設計、制造和泄漏新冠病毒,也不具備全新設計和創造新冠病毒的能力。武漢病毒所并不掌握所謂的“無痕合成技術”。

      惡意誹謗11:2015年,巴里克曾與武漢病毒所合作刊文稱,成功運用蝙蝠冠狀病毒構建對人類具高致病性的嵌合病毒。

      事實真相:巴里克早在十余年前就掌握了合成冠狀病毒的技術。他的確從武漢病毒所科學家石正麗及其團隊獲得了從蝙蝠標本中采集的生物樣本的序列信息,但病毒改造和小鼠感染實驗均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開展,其所構建的嵌合病毒并未提供給石正麗團隊。

      ◆2008年,巴里克等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上發表論文,詳細記錄了設計、合成并改造一種SARS樣冠狀病毒的方法?!霸谶@項研究里,我們利用生物信息學、基因設計、大規模DNA合成、反向遺傳學等方法,成功構建了可以復制的嵌合SARS樣冠狀病毒?!卑屠锟说热嗽谡撐恼袑懙溃骸盀榱嗽囼瀼牟豢膳囵B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到人類SARS樣冠狀病毒的可能出現途徑,我們將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基因組的受體結合域DNA序列替換為SARS冠狀病毒的受體結合域DNA序列,人工合成并構建了包含SARS冠狀病毒的受體結合域的嵌合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這種人工構建的新型嵌合病毒不僅能讓小鼠感染患病,還能侵襲人類的呼吸道上皮細胞,也能夠被蝙蝠和人體冠狀病毒刺突蛋白特異性抗體有效中和?!?/p>

      https://www.pnas.org/content/105/50/19944

      ◆2013年,當武漢病毒所科學家石正麗及其團隊從云南的蝙蝠洞里獲得幾種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后,巴里克主動找到石正麗,表示希望獲得這些冠狀病毒的樣本進行研究。石正麗將基因組序列分享給了巴里克,巴則在美國實驗室里用他的病毒改造技術造出了一種可以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這項研究中,病毒改造和小鼠感染實驗均在北卡羅來納大學開展,所構建的嵌合病毒并沒有提供給石正麗團隊。這一研究結果2015年發布在國際學術期刊《自然·醫學》雜志上。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2016年,巴里克聯合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哈佛大學醫學院等機構的研究人員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發表論文。論文結論中表示,他們以SARS樣冠狀病毒為模板制造出的嵌合病毒,在小鼠實驗中展現出了可復制性。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3/11/3048

      惡意誹謗12:武漢病毒所在2018年時打算向一處蝙蝠洞內“釋放”被“基因改造的冠狀病毒”,并向美國申請相關經費,但遭到拒絕。

      事實真相:武漢病毒所要“釋放”到蝙蝠洞去的,根本不是什么“冠狀病毒”,而是一種通過基因工程技術表達的蛋白而制造出的針對冠狀病毒的霧化微?!耙呙纭?,這種霧化微??梢砸痱鹈庖叻磻?,防止冠狀病毒在蝙蝠之間傳播,進而防止這個病毒傳播給人類。此系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的招標要求。

      ◆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曾就一個為美軍派往海外國家的士兵“應對新發傳染病威脅”的項目進行招標,在美國生態健康聯盟的組織下,武漢病毒所曾同巴里克等美國及其他國家科學家的實驗室共同參與該項目的競標。

      武漢病毒所不參與招標項目中一切涉及對病毒進行“基因改造”和重組病毒蛋白的實驗。這些分子病毒學層面的操作,主要是由巴里克及其實驗室進行。武漢病毒所在這份投標文件中的角色,主要是進行“田野工作”,即在野外搜集病毒樣本,分析出哪些病毒存在變異后感染人類的風險,然后提取出相關病毒的基因序列,交給巴里克等美國的實驗室進行分子病毒學層面的研究。

      三、關于美方誣稱中方在疫情暴發初期掩蓋真相

      惡意誹謗13:疫情暴發初期,中國政府“遲報瞞報”。

      事實真相:中國政府秉持科學態度,遵循流行病學規律,第一時間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分享病毒基因序列和疫情信息,及時、公開、透明地向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公布疫情信息。

      ◆新冠病毒是一種前所未知的病毒,人們對它的認知需要一個過程。任何政府在研判公共衛生危機時都需要十分慎重,必須經過反復研究對比和科學論證。中國作為首先報告疫情的國家,更加需要經過謹慎的科學研究。未經研究就貿然下結論,是對科學和人民的不負責。

      ◆中方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衛生條例》的締約國,始終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認真履行《國際衛生條例》規定的職責和義務。中方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境衛生檢疫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科學采取并及時調整出境衛生檢疫措施,嚴防疫情跨境傳播,不存在任何隱瞞和延誤。

      ◆中國因為有過應對“非典”的經驗,因此對疫情格外警惕,發現不明肺炎后立即開始科學調查和比對,第一時間分離出新冠病毒毒株,第一時間獲得病毒基因序列并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專家作出疫情存在人傳人的科學論證之后,中國政府第一時間將有1000多萬人口的武漢“封城”。國際專家普遍認為中方行動最為迅速(詳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

      http://www.scio.gov.cn/zfbps/ndhf/42312/Document/1682143/1682143.htm

      http://www.scio.gov.cn/zfbps/ndhf/42312/Document/1682142/1682142.htm

      ◆2020年1月3日,中方首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

      1月10日,中國疾控中心、武漢病毒所等專業機構初步研發出檢測試劑盒,武漢市立即組織對在院收治的所有相關病例進行排查。國家衛生健康委、中國疾控中心負責人分別與世界衛生組織負責人就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通話,交流有關信息。

      1月11日起,中國每日向世界衛生組織等通報疫情信息。

      1月12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在情況通報中首次將“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國疾控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作為國家衛生健康委指定機構,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數據庫(GISAID)發布,全球共享。國家衛生健康委與世界衛生組織分享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

      1月13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召開會議,部署指導湖北省、武漢市進一步強化管控措施,加強口岸、車站等人員體溫監測,減少人群聚集。世界衛生組織官方網站發表關于在泰國發現新冠病毒病例的聲明指出,中國共享了基因組測序結果,使更多國家能夠快速診斷患者。香港、澳門、臺灣考察團赴武漢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

      1月18日至19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組織國家醫療與防控高級別專家組趕赴武漢市實地考察疫情防控工作。19日深夜,高級別專家組經認真研判,明確新冠病毒出現人傳人現象。

      1月27日,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特稱,美國正和中國就(新冠)病毒保持密切溝通。

      2月11日,中國疾控中心專家應約與美國疾控中心流感部門專家召開電話會議,溝通和分享疫情防控信息。

      2月13日,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相關負責人致函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負責人,溝通雙方衛生和疫情防控合作等有關安排。

      2月16日開始,由中國、德國、日本、韓國、尼日利亞、俄羅斯、新加坡、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25名專家組成的中國—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專家考察組,利用9天時間,對北京、成都、廣州、深圳和武漢等地進行實地考察調研。

      ◆第74屆聯大主席穆罕默德-班迪在埃塞俄比亞出席第33屆非盟峰會時表示,中國駐聯合國機構向聯合國報告了有關疫情的詳細情況,中國政府對疫情信息的發布及時、透明,讓外界清楚中國正在發生的疫情情況,有利于多邊合作防止疫情蔓延。

      惡意誹謗14:中國政府未正確、及時地處置疫情。

      事實真相:中國政府在最短時間內采取了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防控措施,把疫情主要控制在了武漢,有效切斷了病毒傳播鏈。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中國付出巨大代價和犧牲,有力扭轉了疫情局勢,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初步遏制了疫情蔓延勢頭,用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將本土每日新增病例控制在個位數以內,用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取得了武漢保衛戰、湖北保衛戰的決定性成果,疫情防控阻擊戰取得重大戰略成果,維護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為維護地區和世界公共衛生安全作出了重要貢獻。

      ◆2020年1月23日,中方做出關閉離漢通道的決定。

      1月24日(中國除夕)開始,中國政府從各地和軍隊調集346支國家醫療隊、4.26萬名醫務人員和965名公共衛生人員馳援湖北省和武漢市。

      1月25日大年初一,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明確提出“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總要求,強調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指出湖北省要把疫情防控工作作為當前頭等大事,采取更嚴格的措施,內防擴散、外防輸出;強調要按照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四集中”原則,將重癥病例集中到綜合力量強的定點醫療機構進行救治,及時收治所有確診病人。截至1月29日,31個省區市全部啟動一級響應,全面進行嚴格管控。

      1月2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通用、旅游、家庭、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居家觀察等6個公眾預防指南。各個航空口岸嚴格檢查,任何人有咳嗽發燒等癥狀均不允許通行,不存在所謂的大量新冠病人跑到海外。在此后較短時間段內,湖北以外其他疫情不明顯的省區市同外國還有航班。但這些短暫出國人員回到國內后都進行了核酸檢測,幾乎沒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中方在全國范圍內排查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等“四類人員”,采取分類集中管理,持續提升核酸檢測能力??茖W采取并及時調整出境衛生檢疫措施,全國口岸實施嚴格的出入境衛生檢疫,對出入境人員嚴格健康核驗、體溫監測、醫學巡查、流行病學調查、醫學排查、采樣監測。對擬出境人員中出現確診或疑似病例、有癥狀者、密切接觸者,中方都按照有關規定將相關人員移交地方聯防聯控機制實施隔離、留驗等后續處置,嚴防疫情跨境傳播。實施最嚴邊境管控,取消非緊急非必要出國出境活動。

      ◆2020年2月,中國—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專家考察組在北京舉行新聞發布會,專家代表團一致認為,中國采取的措施非常及時有效,中國強有力的干預措施顯著改變了疫情蔓延曲線,不僅阻止了疫情在中國的傳播,也為全世界爭取了時間?!犊茖W》雜志研究報告評估,中國政府的防控措施使中國減少了超過70萬的感染者。

      同月,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聯合考察報告發布。報告認為,面對前所未知的病毒,中國采取了歷史上最勇敢、最靈活、最積極的防控措施,盡可能迅速地遏制病毒傳播;令人矚目的是,在所考察的每一個機構都能夠強有力地落實防控措施;面對共同威脅時,中國人民凝聚共識、團結行動,才使防控措施得以全面有效的實施;每個省、每個城市在社區層面都團結一致,幫助和支持脆弱人群及社區。

      ◆2020年5月,國際學術期刊《自然》雜志刊發了中美英多國科研團隊的研究。研究通過建模發現,中國使用的三大非藥物干預措施(城際旅行限制、早期識別和隔離、接觸限制和社交距離),不僅遏制了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的發展,也為全球贏得了時間窗口。研究指出,如果不實施強有力的非藥物干預“組合拳”,則中國的新冠肺炎病例或將增加67倍,超過700萬人。

      ◆2020年5月,美國耶魯大學和中國暨南大學研究人員合作開展的一項研究顯示,中國采取的“封城”、社區封閉管理、隔離、限制戶外活動等措施極大降低了新冠病毒傳播速度,病毒傳播在2月中旬得到了有效遏制。截至2月29日,在中國實施的國家級和省級公共衛生措施可能在湖北以外避免了超過140萬人感染和5.6萬人死亡。

      ◆2021年9月,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雜志新冠委員會主席、美國經濟學家杰弗里·薩克斯在接受馬來西亞《星報》獨家專訪時表示,中國在抗擊新冠疫情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世界本可以且應該能從中國的應對舉措中學到更多知識。他還呼吁美國與中國展開良好合作,而不是試圖強迫中國按照美國的意愿做事。

      惡意誹謗15:中國政府打壓“吹哨人”。

      事實真相:中國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態度,第一時間對外發布了信息。沒有打壓所謂“吹哨人”。

      ◆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癥醫學科主任張繼先2019年12月27日首次報告疫情病例,并因此受到嘉獎。

      ◆2019年12月30日,張繼先醫生報告可疑病例3天后,眼科醫生李文亮在同學微信群轉發信息稱“確診了7例SARS”,并請不要外傳。該微信截屏在網上迅速傳播造成恐慌。武漢警方于2020年1月3日請其前往派出所談話,以訓誡書方式予以勸導。1月中旬李文亮醫生不幸感染,1月31日確診為新冠肺炎。2月7日經搶救無效病逝。當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對其逝世公開表示哀悼。國家監察委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武漢,就有關李文亮醫生問題開展調查。3月19日,調查組公布調查結論并召開記者會。同日,武漢市公安局通報了有關處理結果,認為訓誡李文亮一案適用法律錯誤,決定撤銷訓誡書。

      李文亮醫生是中共黨員。2020年3月5日,他被授予“全國衛生健康系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進個人”稱號,4月2日被評定為烈士。給李文亮醫生貼上對抗體制的“英雄”“覺醒者”等標簽,是對李醫生及其家人的極大不尊重,是極不道德的政治操弄。

      美國機構“獨立傳媒研究所”詳細調查了媒體如何不公正報道李文亮醫生的來龍去脈,認為西方媒體將李文亮醫生有關情況描述為中國政府隱瞞疫情的證據不符合邏輯。

      惡意誹謗16:中國政府指示銷毀早期病例血清,導致無法確切判斷病毒傳播最初時間。

      事實真相:中方沒有銷毀早期病例血清。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一致同意,將在武漢血液中心血液符合相關管理辦法規定時,開展一些血清研究工作。

      ◆2021年7月,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先生表示,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在武漢曾專門邀請武漢血液中心的專家進行充分討論。武漢血液中心的專家告訴專家組,他們保留有血樣,但是這種留存的血液樣本,僅用于應對因輸血可能導致的醫學爭議或者法律訴訟來保留的,它的留存量很低。根據中國國家血站管理辦法第31條規定,血液樣本有其保存期,即在全血或成分血使用后兩年內,只有發生醫療糾紛或者訴訟才能拿出來使用。

      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一致認為,將在武漢血液中心血液使用兩年后,符合相關管理辦法規定時,開展一些血清研究工作。中方也正組織相關專家和單位就這方面工作做準備。目前,已提前就血液檢測方法、檢測的實施方案等做一些論證,待到期后具體實施。中方相關機構也表示,一旦有結果,他們會及時通知中方和外方專家組。

      惡意誹謗17:2020年1月,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的一名官員下令基因測序公司和實驗室停止測試并銷毀患者樣本。1月3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一道全國范圍的命令,與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所下達的命令類似,要求銷毀病毒樣本。

      事實真相:疫情發生后,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立即組織國家級高水平的專業機構進行病原的平行鑒定工作,同時依法依規對病原體進行管理。

      ◆根據《傳染病防治法》和《病原微生物實驗室安全管理條例》的相關要求,中國法律法規對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樣本的保存、銷毀、實驗活動等都有明確要求,對于實驗室條件達不到生物安全樣本保存條件要求的,應就地銷毀或移交專業的保藏機構保管。有關機構銷毀早期病毒樣本符合相關傳染病管理辦法。

      ◆在病原微生物菌毒株分享方面,中國一直都是積極的貢獻者。近年來,為防范全球流感大流行,在世衛組織框架下,中國向美國、日本、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俄羅斯等都提供了很多高致病性流感病毒毒株。在新冠毒株分享方面,中國同樣持積極開放態度。

      四、關于美方誣稱中方阻礙國際調查并指責其他國家

      惡意誹謗18:世界衛生組織專家組赴華溯源期間,中方限制專家進入相關現場,阻撓他們獲取“原始數據”,拒絕提供早期174例病人病歷。

      事實真相:中方始終本著開放、透明態度,同世界衛生組織就全球病毒溯源保持密切溝通合作,為世衛專家來華提供了大力支持協助。

      ◆中國率先認真落實世衛大會決議,先后兩次邀請世衛專家來華開展病毒溯源研究。特別是2021年初,17名國際權威專家同中方專家組成聯合專家組,在華進行了為期28天的考察研究。在雙方共同努力下,世界衛生組織于2021年3月正式發布了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就溯源問題做出最權威、最專業、最科學的結論。中方積極參與病毒溯源全過程,發揮了應有的領導作用。

      ◆2021年2月,世衛專家組成員、美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接受美聯社采訪時稱,中方人員與世衛團隊展開了廣泛而坦誠的交流,“想去的地方都去了,想見的人都見了”,并發布推文稱與武漢病毒所人員的交流坦誠、公開,就病毒溯源提出的重要問題均得到了回答。

      https://apnews.com/article/china-granted-who-full-access-wuhan-52dae25c21db7c80c404251e481f88bc

      ◆2021年7月,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表示,西方一些人稱中方沒有提供早期174例病人病歷,其實這些病人數據已全部在武漢向中國—世衛專家組展示,專家組閱看了相關材料并就此開展了大量工作,將數據集中分析和研究,也共同得出最終報告上的結論。根據中國相關法律規定,病人的臨床數據,包括流行病學的調查數據、實驗室的檢驗數據都涉及個人隱私,不得泄露。中方沒有讓專家進行拷貝和拍照,只是為了保護病人隱私。國際專家表示充分理解,認為此系國際慣例。

      惡意誹謗19:中方施壓世界衛生組織修改報告結論,將“病毒通過實驗室傳人”由“不太可能”改為“極不可能”

      事實真相:中方從未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壓,相關報告結論系經過周密的科學論證得出。

      ◆2021年3月,世界衛生組織發布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聯合專家組外方組長安巴雷克在記者會上表示,其團隊從未被迫刪除報告中的關鍵元素,所有科學家均對此表示支持。

      https://news.cgtn.com/news/2021-03-31/Head-of-WHO-s-international-experts-hails-cooperation-with-China-Z4thEpnTY4/index.html

      ◆2021年7月,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表示,實驗室傳播有兩種路徑,一是由人工合成產生。對此科學家們已明確得出不可能的結論。第二是自然產生的病毒遭泄漏。泄漏的關鍵點是實驗室有沒有該病毒,對此武漢病毒所已經有明確結論,但為了進一步驗證,世衛專家組專門到武漢病毒所進行了詳細了解,和相關人員對現場進行了考察,特別是了解其規范流程、管理制度、安全制度的執行,包括武漢病毒所從事的研究項目。掌握相關信息后,專家組從“支持實驗室泄漏”與“不支持實驗室泄漏”兩個維度分析了相關證據,在世衛聯合研究報告上有詳細記錄,最終得出“極不可能”的結論。

      惡意誹謗20:美國重啟“溯源調查”后,中方阻撓國際調查,拒絕分享信息。

      事實真相:病毒溯源是科學問題,中方始終支持并將繼續參與科學溯源,反對將溯源問題工具化、將科學問題政治化。

      ◆中國始終秉持科學態度積極參與全球新冠病毒溯源合作,先后兩次邀請世衛專家來華開展病毒溯源研究。中方專家還主動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對第二階段溯源工作的中國方案。中方不認同的是被高度政治化的溯源,不接受的是偏離了世衛大會決議要求的溯源,不參與的是無視第一階段研究結論和建議的溯源。中國正積極落實第一階段聯合研究報告的建議,開展后續補充性研究。

      ◆新冠病毒溯源是一個復雜的科學問題,應該也只能由全球科學家合作開展研究。美方罔顧科學和事實,動用情報部門搞溯源,本身就是將溯源問題政治化的鐵證。國際社會普遍反對美方行為,迄今已有80多個國家以致函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發表聲明或照會等方式反對溯源問題政治化,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300多個政黨、社會組織和智庫向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提交反對溯源政治化的聯合聲明。

      惡意誹謗21:中方通過各種手段極力掩蓋信息,要求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刪除早期新冠病例基因序列。

      事實真相:中方從未掩蓋信息,相關指控毫無事實依據,是徹頭徹尾的陰謀論。

      ◆有報道稱中方研究者于2020年刪除了已經上傳至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管理的NCBI數據庫的疫情早期部分病例基因序列,并據此推測中方對溯源有所隱瞞。中方進行了充分調查、了解。報道提到的序列刪除問題,起源于武漢大學的研究人員發表在國際刊物《SMALL》上的一篇論文,題目是《納米孔靶向測序用于準確和全面檢測SARS-CoV-2和其他呼吸道病毒》。2020年3月投稿的時候需要測序結果,所以研究人員將具體的新冠肺炎病毒的測序結果上傳至NCBI數據庫。

      6月9日,該刊物向研究人員發送擬出版的樣稿。研究人員發現,文章中原有的描述病例樣本病毒測序數據上傳地址的內容在審稿過程中被刪除了。所以研究人員認為,沒有必要再把數據存放在NCBI數據庫中,并于6月16日給NIH發郵件要求撤回數據。NIH按照工作流程自行刪除。這名研究人員完全沒有隱瞞、掩蓋的必要性,更沒有這樣做的主觀意圖。近期,中方研究人員已將所有61個新冠肺炎樣本的242條測序相關數據上傳到中國國家生物信息中心建設的GSA數據庫,這個數據庫是公開的,全球研究人員都可以查看查詢。

      另據了解,上述論文中提到的樣本最早采樣時間是2020年1月30日,距疫情開始已過去一段時間,并不是早期樣本。這些樣本序列對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能夠提供的信息和價值都是很有限的。但美國弗雷德·哈欽森(Fred Hutchinson)癌癥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人員杰西·布盧姆(Jesse Bloom)在沒有得到中國學者確認,也完全不了解此事來龍去脈的背景下,就杜撰了所謂的陰謀論,聲稱這是中國想掩蓋真相。這種做法背離事實,也違反了科學倫理,遭到許多國家專家批評。

      惡意誹謗22:中方壓制國內科學家自發溯源,審查涉溯源論文發表,禁止武漢病毒所人員自由接受采訪。

      事實真相:中方從未壓制國內科學家、審查涉溯源論文,而是積極組織科學家開展溯源工作。中國科學家積極發表病毒溯源論文,武漢病毒所人員多次接受媒體采訪。

      ◆疫情發生后,在世界衛生組織發起的聯合研究之前,中國科學家就在科技部、國家衛生健康委等相關部門領導下開展了比較廣泛和深入的溯源工作。

      ◆2020年6月,中國科技部部長王志剛表示,截至2020年5月底,國內的科學家發表論文已經有206篇,國外的研究團隊發表論文也有282篇,中國與美國、英國等國外團隊聯合發表溯源相關的論文有19篇。建成了全球共享的新冠病毒信息庫,已經收集分享了全球范圍內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36442條,其中高質量的病毒序列達到18967條。

      ◆2020年以來,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院長袁志明、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及研究員石正麗等多名人員先后多次接受媒體采訪,其中包括路透社、《科學》雜志以及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等多家境外媒體深度采訪。

      第二部分

      美國抗疫失敗、散播病毒并甩鍋推責的事實真相

      美方一再指責中方發動信息戰、虛假宣傳干擾調查,企圖轉移國際社會對溯源問題的關注。事實上,中方要求美國接受世界衛生組織病毒溯源調查,完全基于美國媒體自己的公開報道。根據這些報道,美國抗疫失敗是不爭的事實??挂咂陂g,美國國內出現了政治凌駕科學之上、政府決策失誤、國家層面統籌不力、防疫措施落實不到位、核酸檢測工作不足、疫情信息公開缺位等一系列問題。在國際上,美國也成為頭號“病毒擴散國”“疫情源頭嫌疑國”和“全球抗疫破壞國”。在病毒溯源問題上,美方至今拒絕回應國際社會對德特里克堡、北卡羅來納大學生物實驗室以及美國200多個海外生物實驗基地等合理關切,試圖掩蓋真相,逃避責任。美國有責任和義務給全世界一個交代。僅列舉一些事例如下。

      一、美國德特里克堡基地是美國生物軍事化活動的大本營。該基地中的美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問題最為突出,且存在與新冠病毒關聯的諸多疑點。德特里克堡基地繼承了侵華日軍“731部隊”的魔鬼遺產,國際社會對于該基地活動不合法、不透明、不安全的關切早已有之。

      ◆德特里克堡基地歷史上是美國生物武器計劃的中心,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是最主要的實體。該基地被稱為美國政府最黑暗的實驗中心。美1969年宣布放棄生物武器、1975年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后,仍在該基地繼續研制和貯存生物戰劑。

      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9/09/15/cia-fort-detrick-stephen-kinzer-228109

      https://www.nytimes.com/1982/09/07/us/us-continues-defensive-germ-warfare-research.html

      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擁有美軍方唯一的P4級實驗室。該研究所儲存有幾乎所有已知的高致病性病原體,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桿菌、天花病毒、鼠疫桿菌以及非典(SARS)冠狀病毒等。該研究所多名研究員從事SARS、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等冠狀病毒相關研究。2003年SARS疫情發生后,該研究所與北卡羅來納大學巴里克團隊合作,研制出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克隆平臺,相關成果以論文形式發表;論文中稱,在獲得SARS病毒RNA后的兩個月內,即成功合成了SARS病毒全基因序列。這說明上述機構早在2003年已具備極其成熟的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合成及改造能力。

      https://globalbiodefense.com/2019/10/20/army-study-leads-to-approval -of-new-smallpox-vaccine/

      學術論文:《Methods for Producing Recombinant Coronavirus》、《Cynomolgus Macaque as an Animal Model for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CoV Pathogenesis and Antiviral Efficacy of Licensed Drugs in Human Monocyte-Derived Antigen- Presenting Cells》、《Reverse Genetics with a Full-length Infections cDNA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007年,該研究所發表論文稱,利用埃博拉病毒進行了恒河猴動物實驗,實驗用的病毒毒株是通過反向遺傳學技術改造獲得,專門去除了弗林酶切位點,以觀察病毒的毒力變化,而弗林酶切位點被認為是導致新冠病毒毒性超強的原因之一。2018年,該研究所使用非洲綠猴,實施MERS病毒感染模型研究,了解發病機理并研發疫苗。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該研究所與美陸軍醫學研究與發展部下屬另一家研究所“華爾特里德陸軍研究所(WRAIR)”共同研發新冠肺炎疫苗。

      http://www.usamriid.army.mil

      學術論文:《Proteolytic Processing of the Ebola Virus Glycoprotein is not Critical for Ebola Virus Replication in Nonhuman Primates》、《African Green Monkey Model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 Infection》

      ◆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曾發生多起生物安全事故。

      2001年美國發生致5人死亡的炭疽襲擊事件,嫌疑人來自該研究所。2009年美官員在該研究所檢查時,發現有病原體未列入實驗室數據庫,遂暫停其實驗室部分研究工作。

      https://www.nytimes.com/2008/08/02/washington/02anthrax.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09/02/10/world/americas/10iht-10germs.20070589.html

      2014年5月,德特里克堡基地在美國內被起訴,原因是該基地的生物研究機構處理有毒物質存在漏洞,導致該地區三氯乙烯含量上升為標準水平的42倍。2015年2月,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縣106個家庭和個人就該基地產生有害物質導致人員傷亡提起集體訴訟,并提出7.5億美元賠償要求。然而,美政府及陸軍一直否認該基地存在不當行為。

      https://www.baltimoresun.com/maryland/bs-md-fort-detrick-lawsuit-20140509-story.html

      https://post111.com/supreme-court-wont-hear-fort-detrick-death-lawsuit

      2019年6月,美國疾控中心檢查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P4實驗室時發現嚴重違規,2019年7月下令關閉其實驗室,并叫停所有研究活動。根據美疾控中心報告,該實驗室主要有7項違規:一是該研究所系統性地違反生物安全等程序,有員工打開實驗室門后未關閉,并從房間移走大量有害廢物,大大增加了病原體逸出和污染外界的風險;二是在對靈長類動物解剖時,有員工多次進入實驗室而未佩戴必要的呼吸防護設備,暴露在含有危險氣溶膠的生物環境中;三是缺少對員工培訓的合格考試,導致無法評估員工是否理解和掌握了培訓內容;四是有員工處理生物危害性廢物時未佩戴手套;五是未能防范未經授權人員接觸實驗室廢物,被試劑污染的個人防護設備應存儲在專門區域,但該區域未限制外來人員進入;六是員工未及時、準確盤點庫存毒素;七是實驗室建筑物和內部設施表面未密封,導管盒、天花板和生物安全柜上方接縫處均有裂縫。2019年11月該實驗室重啟活動,但未公布整改情況。

      https://wjla.com/news/local/cdc-shut-down-army-germ-lab-health-concerns

      ◆上述關停事件后,德特里克堡基地附近社區大規模暴發呼吸道疾病。2019年7月,弗吉尼亞州Greenspring社區有54人出現咳嗽、肺炎等癥狀,該社區距德特里克堡基地僅1小時車程。弗吉尼亞州衛生官員稱,2019年夏當地呼吸系統疾病數量增加了近一半。

      https://abcnews.go.com/US/respiratory-outbreak-investigated-retirement-community-54-residents-fall/story?id=64275865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dc-md-va/2019/08/02virginia-reports-higher-than-usual-number-respiratory-illnesses/

      ◆2019年7月,美國威斯康星州暴發神秘“電子煙肺炎”?;颊甙Y狀包括呼吸急促、發燒、咳嗽、嘔吐、腹瀉、頭痛、頭暈和胸痛。從那時起,美國內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全國性肺傷疾病暴發。截至2019年12月17日,50個州共報道了2500余例相關住院病例。專家認為,這類疾病代表了一種或多種新的臨床綜合征,需進行更多研究來確定其病因。

      https://www.news-medical.net/news/20190821/Mysterious-lung-disease-linked-to-vaping-spreads-across-14-US-states.aspx

      https://edition.cnn.com/2019/08/17/health/vaping-lung-disease-states/index.html

      學術論文:《Pulmonary Illness Related to E-Cigarette Use in Illinois and Wisconsin--Final Report》

      《柳葉刀》等國際主流學術期刊和媒體刊文表示,區分“電子煙肺炎”和后來被發現的新冠肺炎是有“難度”的,因為兩者的一些癥狀很“相似”,會導致診斷上的困難。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res/article/PIIS2213-2600(20)30450-1/fulltext

      https://www.medpagetoday.com/pulmonology/smoking/90294

      應對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權威肺病專家在查閱了60篇涉及美國“電子煙肺炎”病例的研究論文,并對其中142位“電子煙肺炎”患者的250張肺部影像圖片、臨床信息以及文獻原文進行了仔細全面研究后,發現這些病例中有16個更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疑診患者”,有5個臨床癥狀和治療情況相對完整的患者,還被這些專家認定為 “中度可疑”。而這16個病例中有12個病例的發病時間,都在2020年以前。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1/8/462683.shtm

      ◆美國民眾請愿公開德特里克堡相關信息。2020年3月,民眾在白宮請愿網站發起請愿,要求美政府公開該基地信息,特別是2019年關停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實驗室的原因,并澄清是否與新冠病毒有關。美政府沒有做出任何回應,該網站已被整體下線。

      二、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生物實驗室安全事故頻發。

      ◆2015年1月至2020年6月,北卡羅來納大學共向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報告28起涉及基因工程微生物的安全事故,其中6起涉及包括SARS、MERS和新冠病毒在內的冠狀病毒,且許多病毒經過了基因改造,共8名研究人員可能被感染。除了2020年4月1名研究人員因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小鼠咬傷隔離14天之外,其他所有面臨病毒感染風險人員均正常工作生活,且有關事故報告還特意刪除了基因編輯情況、事故處理過程等關鍵細節,并拒絕向公眾解釋潛在的風險。

      https://www.propublica.org/article/here-are-six-accidents-unc-researchers-had-with-lab-created-coronaviruses

      https://www.propublica.org/article/near-misses-at-unc-chapel-hills-high-security-lab-illustrate-risk-of-accidents-with-coronaviruses

      三、美國是全球生物實驗室最多、最不透明的國家。

      ◆美國在包括非洲、中東、東南亞以及前蘇聯地區的25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200多個海外生物實驗室,其中有些實驗室所在地曾經暴發過大規模傳染病。俄羅斯方面有官員表示,俄方認為美國控制的實驗室在俄羅斯和中國邊界附近開發生物武器。烏克蘭、格魯吉亞、伊朗等國均有官員對美國海外實驗室的安全性和所從事的秘密活動表示擔憂。

      ◆2021年9月,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稱,韓國消防安全教育文化協會將駐韓美軍的生化實驗室與德特里克堡告上法庭。韓國軍方人士也揭發了駐韓美軍的真實情況,他們表示德特里克堡曾15次向駐韓美軍發送炭疽病菌,美軍還在釜山港碼頭設立了一個生化實驗室。消息人士稱,韓國團體起訴美軍與德特里克堡是因為恐懼,炭疽病菌曾經被當作生化武器使用,德特里克堡將這種危險品運到韓國境內的駐韓美軍生化實驗室,說明美方在醞釀一個大陰謀。

      四、素有“冠狀病毒獵手”之稱的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巴里克掌握人為改造病毒卻“不留痕跡”的技術,且長期同美軍方開展密切合作。

      ◆2020年9月,巴里克在接受一家意大利媒體采訪時表示,他可以做到人為改造病毒卻“不留痕跡”。

      https://www.huffingtonpost.it/entry/e-possibile-creare-un-virus-in-laboratorio-senza-lasciare-traccia-la-risposta-dellesperto_it_5f5f3993c5b62874bc1f7339

      ◆2003年,一篇巴里克參與發表的論文展示了這種技術的威力,成功復活了一個“非典”SARS病毒。后來,巴里克等人還就這一成果申請了專利,并于2007年獲得批準,專利代號為US7279327B2。

      https://www.pnas.org/content/100/22/12995

      https://patents.google.com/patent/US7279327B2/en

      ◆巴里克憑借該技術在全世界搜集各種冠狀病毒的樣本進行研究。按照美國《麻省理工科技評論》雜志的說法,這是因為他想復活和造出更多冠狀病毒,以研制能對抗這些病毒的藥物。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1/06/29/1027290/gain-of-function-risky-bat-virus-engineering-links-america-to-wuhan/

      ◆2020年5月,美國NBC新聞網的地方頻道WRAL在報道中指出,巴里克對于冠狀病毒的研究在一些人看來是突破性的,但在另一些人看來則是魯莽和不計后果的。他們害怕巴里克的技術一旦不能妥善地應用,或他擁有的病毒一旦泄漏,將會造成可怕后果。

      https://www.wral.com/coronavirus/controversial-virus-research-seen-both-as-groundbreaking-reckless/19098107/

      ◆美國是全球冠狀病毒增益功能研究最大的資助者和實驗方。病毒“功能增益”實驗所需嵌合病毒的方法是巴里克的獨家專利,該技術所需輔助軟件和基因比對設備等也同樣為美國獨有,任何人使用都需要獲得授權并留有痕跡。巴里克掌握著一種通過“反向遺傳技術”改造乃至“增強”冠狀病毒的技術。根據美國《麻省理工科技評論》雜志報道,在這項技術的加持下,巴里克不僅可以依據冠狀病毒的基因片段就培育出活生生的病毒,還可以改造冠狀病毒的基因,創造出新的冠狀病毒。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1/06/29/1027290/gain-of-function-risky-bat-virus-engineering-links-america-to-wuhan/

      ◆巴里克與德特里克堡內從事高危病毒和冠狀病毒研究的兩家研究機構,即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和美國國家過敏癥和傳染病研究所下屬的“綜合研究設施”(The Integrated Research Facility,IRF-Frederick)均有密切聯系。大量科研論文顯示,巴里克曾與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進行過不少涉及冠狀病毒的研究。2018年英國《自然》雜志上的一篇論文顯示,來自德特里克堡“綜合研究設施”的一位名叫利薩·托爾澤夫斯基(Lisa Torzewski)的研究人員和巴里克合作,用被修改了基因的MERS病毒感染了猴子。

      ◆巴里克曾經教導過的博士生利薩·亨斯利(Lisa Hensley)曾是USAMRIID的科學家,并與巴里克有過多次合作,后來還加入了IRF-Frederick,并擔任這家美國政府科研機構的副主任。巴里克擁有的那些豐富的冠狀病毒“資源”以及改造和創造冠狀病毒的“技術”,也就通過這些合作和人脈,被廣泛運用在了德特里克堡內。但應用這些危險病毒技術的USAMRIID、IRF-Frederick乃至巴里克自己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的實驗室,都存在不良安全記錄,而且都直接涉及從事最危險病毒研究的P4實驗室。

      五、美國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技術、最完備的醫療體系,卻成為確診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充分反映美應對疫情不力。

      ◆雖然世界衛生組織2020年1月30日就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但美國卻直至3月13日才宣布國家緊急狀態;雖然很多和美國同步暴發疫情的國家都已經有效控制疫情,而美國疫情仍呈波動上升態勢;雖然遠離中國、遠離湖北和武漢,但美國疫情防控成效卻大大落后于湖北周邊省份。

      與中國應對疫情反應相比,從2020年1月3日中方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到3月13日美國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美國政府花了70天時間。即便以2月2日美方對所有中國公民和過去14天到過中國的外國人關閉邊境為起算點,到3月13日美國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美方也耗費了40天。

      ◆2020年10月7日,美國媒體援引一份政府內部備忘錄報道稱,與白宮相關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升至34人,感染源頭很可能是9月26日時任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玫瑰花園舉行的大法官提名儀式,該活動被定義為“超級傳播事件”。視頻和照片顯示,這場活動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佩戴口罩,幾乎沒有人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

      10月8日,美國《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發表社論,譴責特朗普政府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反應“完全不合格”,“把一場危機變成了一場悲劇”。

      10月,美國外交政策領域知名智庫“外交關系委員會”支持的獨立工作組發布專題報告《提升大流行應對準備:新冠疫情的教訓》,反思了美國應對疫情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缺陷。報告認為,白宮缺乏一個強有力的協調中心和專業團隊。盡管情報部門和公共衛生部門已經發出警告,美國也宣布疫情為國家安全威脅,但沒有采取相應行動,動員全國力量十分緩慢,耽誤了數周寶貴時間,也未能實施全國性的檢測和接觸追蹤。聯邦沒有明確的指導原則,導致許多州過早地放松了管制措施,進而出現新的感染高峰。特朗普政府針對公眾的公共衛生風險溝通存在錯誤。官員未能向公眾提供清晰、可靠和基于科學的信息,未能保護公共衛生官員免受騷擾和人身攻擊,未能及時發布公共衛生措施指南。美聯邦、州和地方各級政府職責不清。聯邦對州和地方衛生系統的投入不足。美國國內與國際缺乏協調。缺乏多邊機制來鼓勵疫苗、藥物和診斷等的全球聯合研發和公平分配?,F有的國家和全球流行病監測和評估系統存在局限性,公共衛生官員和研究人員無法及時獲得數據。

      ◆2021年8月,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太和智庫、海國圖智研究院聯合研究發布《“美國第一”?!美國抗疫真相》報告,指出美國是“抗疫失敗國”,反科學反常識,掩蓋真相,將抗疫問題政治化、抗疫措施貨幣化,富者財產急劇膨脹,普通民眾生活倒退,社會撕裂、種族矛盾進一步加劇。黨爭之下的聯邦體制相互掣肘、層層推諉,構成了“散裝美國”抗疫格局。美國對疫情在全球范圍內的擴散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疫情暴發后,依然有2000多萬美國公民出國。同時,美國奉行“疫苗民族主義”,對外出口新冠疫苗僅占美國疫苗產量的不到百分之一。除了拒絕國際疫苗合作,美國還大搞“溯源恐怖主義”和對他國的有罪推定,并以“退群再入群”的行為擾亂國際抗疫秩序。

      ◆美國國內兩黨之間關于抗疫問題的“指責游戲”從未停止。疫情暴發以來,美國兩黨一些政客就在如何看待和應對疫情的問題上爭斗不止,將抗疫政治化,大搞“黨爭優先”,導致美國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不同黨派主導的州之間抗疫措施力度不一,抗疫資源分配不均,就連戴不戴口罩這樣簡單的問題都引發了一場“政治大戰”。有美國媒體形象地指出,美國人對疫情的反應充斥著“紅隊對陣藍隊”的政治色彩。

      2021年6月,16名國會眾議院共和黨人共同提出一項法案,要求禁止商業公司、醫院、療養院、高校、保險公司等強制或以其他方式要求其員工、客戶或學生接種疫苗。

      2021年6月底,泰德·克魯茲、蘇珊·柯林斯等共和黨籍資深聯邦參議員聯合發起動議,敦促美國疾控中心取消自2021年2月起實施的口罩強制令。該強制令是美國總統拜登上臺后實施的新政之一,要求全美范圍內所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人員都必須戴口罩,違者可能面臨刑事處罰。而克魯茲等共和黨人認為,已接種疫苗者無須遵守口罩令。

      六、美國政府淡化疫情,遲報瞞報,導致疫情大暴發。

      ◆美國著名調查記者伍德沃德在其新書《憤怒》中曝光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受采訪錄音部分內容,證實特朗普在美疫情初期明知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性,仍在公開場合刻意淡化病毒威脅。2020年2月7日,特朗普對伍德沃德表示,他認為疫情非常棘手。2月10日,特朗普在白宮公開活動中聲稱美狀況很好,很多人認為病毒到了4月就會因為天氣轉暖而消失。3月19日,特朗普對伍德沃德表示,他有意淡化疫情的嚴重性,因為不想制造恐慌。3月25日,特朗普又在白宮記者會上聲稱,沒有人能預料到疫情發展態勢。在7月的采訪中,特朗普撇清自己對疫情的責任,聲稱疫情不是他的錯。伍德沃德稱,特朗普本可在2月初發表國情咨文時強調新冠病毒的威脅,但卻沒有抓住機會。如果特朗普能在第一時間告知美民眾真相,在抗疫方面能做得更好一些,就不會有如此多無辜的生命遭到病魔荼毒。

      ◆美國疾控中心官網2020年3月初停止更新并刪除了新冠病毒檢測人數及死亡人數的相關數據。

      ◆2020年8月,醫學期刊《柳葉刀》主編理查德·霍頓在英國《衛報》撰文指出,中國醫生迅速向政府發出預警,政府隨即向全世界發出警告,然而西方國家沒有聽取這些警告。試圖把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歸咎于中國,就是要改寫新冠肺炎疫情的歷史,掩飾西方國家自身的失敗。

      ◆2020年5月,佛羅里達州公共衛生部門主持專項新冠肺炎疫情統計的瓊斯博士在接受采訪時說,她不斷接到政府指令,要求修改新冠肺炎確診數字,刪除可疑病例早于確診病例的數據,為全州重啟經濟營造虛假輿論環境。她執意堅持在系統內錄入真實數字,遭到佛州政府的解雇,理由是她“行為乖張,不服從命令”。

      七、美國壓制專業人士在疫情問題上發聲,對科學家搞黨同伐異的噤聲運動,造成嚴重后果。

      ◆2020年3月10日,《紐約時報》刊發重磅報道:《“它已經無處不在”:美國如何錯失了遏制新冠病毒的良機》。文中記述了一名美國“吹哨人”海倫·朱博士在美國疫情暴發之初所做的一系列努力,以及在此期間不斷受到的阻礙和壓制。

      海倫·朱博士是華盛頓大學西雅圖分校的傳染病學專家。1月下旬,美國第一例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出現在她所在地區。由于海倫·朱博士的實驗室并非臨床實驗室,所以開展冠狀病毒測試需要得到當局批準。但幾乎她接觸的所有官員都拒絕了她的提議,州監管機構甚至要求他們完全停止測試。

      海倫·朱博士說,“感覺在坐以待斃,等待大流行的到來。我們之前能幫上忙,但什么都做不了”。2月25日,海倫·朱博士和她的同事們在沒有政府批準的情況下開始進行冠狀病毒測試。結果證實了他們的擔心。他們很快在美國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地區的一名青少年(既沒有旅行史、也沒有接觸過已知病例)那里查出了陽性檢測結果。海倫·朱博士判定,美國的情況已經不妙了。這名青少年病例極有可能預示著:“病毒已經無處不在了?!?/p>

      ◆“西奧多·羅斯?!碧柡娇漳概炁為L布雷特·克羅澤因艦上發生疫情呼吁采取果斷行動,讓艦員下船隔離,避免不在戰時的水兵赴死,被五角大樓以“判斷失誤”為由解除指揮職務。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民主黨議員發表聲明稱,“新冠病毒大流行帶來了一系列新的挑戰,我們還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肆_澤艦長擔心船員的健康和安全是有道理的,他只是沒有妥善處理巨大的壓力。解除他的指揮權是一種過度反應?!?/p>

      ◆在美國,先后服務過6任總統、曾獲得代表美國平民最高榮譽的“總統自由勛章”的著名傳染病專家福奇,因反駁共和黨人的荒謬言論,頻遭白宮“口誅筆伐”。福奇透露其家人甚至收到反對者的死亡威脅,不得不尋求安全部門的幫助。超過3000名美國衛生專家簽署聯名公開信,批評白宮刻意敗壞福奇的聲譽,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美國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挑戰,但白宮刻意“抹黑”福奇,將他“邊緣化”,轉移公眾的視線,這種做法“十分危險”。

      https://www.npr.org/sections/coronavirus-live-updates/2020/08/05/899415906/fauci-reveals-he-has-received-death-threats-and-his-daughters-have-been-harassed

      ◆曾在武漢病毒所工作的澳大利亞學者丹妮爾·安德森因反駁武漢實驗室泄漏論,遭到美國國內極端分子尖酸刻薄的攻擊和謾罵,不得不向警方報案。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eat-a-bat-and-die-vile-threats-against-wuhan-lab-conspiracy-buster-20210701-p5861i.html

      ◆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下屬生物醫學高級研究和發展局前局長里克·布萊特的專業建議遭遇衛生部高官“不友好的對待”,他本人因未按政府指令擴大藥物使用范圍遭報復性解職。

      ◆美國醫學專家彼得·霍特茲發文稱,一群極端保守的美國國會議員和其他具有極右傾向的公職人員正對美國著名生物科學家發起有組織、似乎經過精心協調的攻擊。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the-antiscience-movement-is-escalating-going-global-and-killing-thousands/#

      ◆《柳葉刀》新冠肺炎疫情委員會疫情溯源特別工作組中的美國專家受到“威脅”,被施壓要求放棄有充足科學證據的自然起源論,轉而支持“實驗室泄漏論”。

      八、美國政府“政治私利至上”,不斷甩鍋推責,散布虛假信息,污蔑他國。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在不遺余力地用虛假消息攻擊中國。美國Politico網站曝光共和黨參議員全國委員會給黨內各陣營發送一份長達57頁的備忘錄,鼓動共和黨候選人通過積極攻擊中國來應對疫情危機。該備忘錄給出三大攻擊路線:一是批評中國掩蓋疫情;二是指責民主黨對手對華立場軟弱;三是強調自己會向中國追責。該備忘錄還表示要把中國作為2020年美大選的中心議題。這表明,栽贓、攻擊中國已經成為共和黨競選的“全政府策略”。

      ◆據美國媒體披露,2020年3月20日,美國白宮國安會要求各聯邦機構統一口徑,通過各種途徑對外宣稱中國策劃掩蓋疫情,導致全球大流行。同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記者表示,中國、俄羅斯和伊朗正在散布虛假信息,詆毀美國為防控疫情所做的工作。美方一方面要求聯邦機構統一口徑來對外攻擊抹黑中國,另一方面又指責是中國、俄羅斯和伊朗在散布虛假信息。到底是誰在散布虛假信息,一目了然。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及東亞政策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喬納森·波拉克博士在接受《中美印象》采訪時表示:“相比中國,美國抗疫工作糟糕透了。特朗普難辭其咎,現在將他自己的錯誤歸咎于中國和其他相關方,然而新冠病毒可不是民主黨的一員,也不隸屬中國政府?!?/p>

      ◆疫情發生以來,美西方社交媒體上充斥著大量的疫情陰謀論,美國有些官員、議員、媒體、機構在拿不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炮制和散布了大量針對中國的虛假信息,無視基本事實,對中國進行“有罪推定”式的抹黑和攻擊。

      ◆2020年4月,美獨立新聞網站“灰色地帶”發文揭露美國保守派記者與政府配合散布虛假信息全過程:《華盛頓郵報》記者羅金曾屢屢炮制假新聞,他在4月14日以似是而非口吻對美國駐華使館電報斷章取義,把反華分子虛構為“科學家”,撰寫出漏洞百出的“爆料”文章。15日晚,共和黨參議員科頓發表陰謀論,稱中國政府要為疫情所有損失負責。17日,時任美國務卿蓬佩奧將該陰謀論“帶到全球舞臺”,要求中國允許專家進入武漢病毒研究所調查。

      https://thegrayzone.com/2020/04/20/trump-media-chinese-lab-coronavirus-conspiracy/amp/?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2020年6月,澳大利亞研究院發表報告指出,美國借疫情操縱網絡水軍,散布新冠病毒為中國政府人為制造生化武器的陰謀論。

      ◆美國記者邁克爾·戈登引用美方一份所謂未公開的情報,聲稱基于“3名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員患病”的信息,對所謂“新冠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漏”的虛假信息進行炒作。正是這個記者,在19年前以捕風捉影的造假手段炮制了伊拉克“試圖獲得核武器”的假消息,直接助推了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如今,同樣是這個人以相似的謊稱匿名消息的手段,再次炒作“新冠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漏”,這根本沒有任何可信度。

      九、美國放任游客向他國輸出病毒導致當地疫情暴發。

      ◆根據美國國家旅游辦公室發布的數據,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美國公民累計經空港、陸地出國2319.5萬人次。2020年11月至2021年1月系美國疫情高峰期,日均新增確診病例18.6萬例,同期美國公民日均出國8.7萬人次,達到階段峰值。

      ◆2020年2月至2021年1月初,新西蘭自美輸入病例182例,位居新西蘭輸入病例第二位。

      ◆2020年3月20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表示,在澳大利亞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例中,約80%是輸入性病例,其中大多數病例來自美國。

      ◆2020年5月,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研究結果顯示,該國約70%確診病例感染的病毒毒株來自美國。

      ◆加拿大魁北克國家公共衛生研究所和麥吉爾基因組中心研究結果顯示,魁北克疫情感染源主要來自歐洲和美洲,而非亞洲。

      ◆2020年4月,日本國立傳染病研究所調查報告顯示,自3月以來的第二波大規模傳染可能是歐美輸入病例導致。

      十、美國大肆驅趕非法移民,向拉美國家輸出病毒。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援引美國國土安全部邊境巡邏部門消息,2020年3月至9月,美國共遣返16萬非法移民。

      ◆美國華盛頓拉丁美洲研究所等60多家機構發表聯合聲明,譴責美國政府在全球疫情暴發期間驅逐非法移民,將全球置于風險之中。在美國遣返的哥倫比亞移民中有三分之一感染新冠病毒。

      ◆危地馬拉衛生部長2020年4月表示,50%—75%的自美遣返人員被確診,占該國確診人員總數的19%,其中僅4月13日一架載有76名自美遣返人員的航班中,就有71人核酸檢測陽性。

      ◆2020年6月18日,美國《紐約時報》發表題為《為什么說美國正在出口新冠病毒?》的社論指出,美國現在是世界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最多的國家,在美國遣返的移民中,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的人不在少數,對他國公共衛生造成威脅。

      十一、駐外美軍隨心所欲,加劇日本、韓國感染幾率。

      ◆2020年7月初,日本沖繩縣知事召開新聞發布會說,駐日美軍基地數十名士兵確診,但美軍拒絕采取隔離措施,大批士兵依舊離開基地在外狂歡。

      ◆2021年2月13日,在駐韓美軍烏山空軍基地工作的一名士兵違反韓國防疫政策,在家中舉行聚會,有19名外國人和2名韓國人參加,隨后聚會人員中出現確診者。到2月22日,參與聚會者中已有9人確診感染。

      ◆2021年5月31日,大量駐韓美軍人員休假外出,在釜山海云臺海灘聚集且拒不佩戴口罩,引發當地民眾不滿。

      十二、美國“攜毒”軍演,可能導致英國、泰國“中招”。

      ◆2021年7月12日,“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與美國海軍“里根”號航母和“硫磺島”號兩棲攻擊艦在亞丁灣進行聯合演習。演習后兩天,“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被曝出現疫情,大約有100例新冠感染病例。消息得到英國皇家海軍發言人證實。

      https://www.maritime-executive.com/article/positive-covid-tests-on-british-flagship-hms-queen-elizabeth

      ◆路透社2020年8月2日報道,泰國國防部表示,赴美參加聯合軍演后,9名從美國夏威夷返回的泰國士兵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泰國緊急暫停了泰軍與美軍的聯合演練計劃。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k-health-coronavius-thailand-idUKKBN24Y0E0

      十三、美方奉行單邊主義,拒絕國際合作。

      ◆在叫囂調查其他國家實驗室的同時,美國恰恰是唯一反對建立多邊生物核查機制的國家。早在2001年,國際社會本已就《禁止生物武器公約》(BWC)核查議定書基本達成一致,正是美國以“生物領域不可核查”為由,突然單方面退出,導致國際社會的努力付諸東流。20年來,美國一直無視國際社會的呼聲,獨家反對重啟BWC核查議定書談判。即便沒有溯源問題,美國也應該給國際社會一個交代。

      ◆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于2020年5月19日協商一致通過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決議,要求查找新冠病毒的動物源頭和向人類的傳播途徑,包括中間宿主的可能作用,以減少今后發生類似事件的風險。中國同144個國家一道,是這個決議草案的共同提案國。而美國等少數國家沒有參加決議的共提。

      ◆2020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表示,世界衛生組織沒有收到美國政府提供的任何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數據或具體證據。

      十四、美方持續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壓,針對中國進行政治操弄。

      ◆2020年初開始,在國際抗疫關鍵階段,美國先是縮減世界衛生組織經費,隨后威脅并最終正式通知聯合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這是美國奉行單邊主義、退群毀約的又一例證。美國這一做法破壞國際抗疫努力,未能履行應盡的國際責任和義務,也沒有展現一個大國應有的責任和擔當。美國媒體批評此舉破壞國際公共衛生合作,損人不利己。

      ◆2021年7月,英國分析人士湯姆·福迪在“今日俄羅斯”網站撰文稱,美國長久以來都在借助政治操弄的方式施壓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早在一年前,美國政府就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至全球的時候,想方設法針對中國進行各種政治操弄。

      https://www.rt.com/op-ed/530050-china-us-who-function/

      ◆2021年1月,美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國際專家組成員,赴武漢進行聯合溯源研究,由于公開回擊美媒“中國阻礙世衛在武漢的溯源研究”抹黑論調,他遭到美國政客威脅,不得不退出新冠病毒溯源研究項目。

      ◆2021年7月28日,在聯大聽取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評估獨立專家組通報會上,美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獨家就溯源問題攻擊中方,偏離會議主題,大肆污蔑中國,這是美國干擾國際公共衛生合作的又一例證。

      ◆中方主張在聯合國生物安全框架下推進對美國生物實驗室核查,并已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關于德特里克堡的疑點》《關于北卡羅來納大學巴里克團隊開展冠狀病毒研究情況》兩份非文件以及環球網轉達中國民眾呼聲、要求調查德特里克堡的公開信,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先對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北卡羅來納大學等進行正式溯源調查,但迄未收到明確答復。

      【糾錯】編輯:楊威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panthercraft.net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线看黄A片免费网站免费
      <strong id="ha4za"><track id="ha4za"></track></strong>

      <li id="ha4za"></li>

        <progress id="ha4za"><track id="ha4za"></track></progress><em id="ha4za"><object id="ha4za"></object></em>
        <tbody id="ha4za"></tbody>
        <rp id="ha4za"><ruby id="ha4za"><u id="ha4za"></u></ruby></rp>

      1. <progress id="ha4za"><track id="ha4za"><video id="ha4za"></video></track></progress>